通州时空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文化 > 通州乡镇 > 正文

梅梢月

2009-01-11 12:31阅读:970次btcbd

    北京鼓楼的前面,“皇城”后门的外面,有一条街巷,名字叫帽儿胡同里曾经有一座大庙,叫做显佑宫,显佑宫供的什么佛,供的什么神,或者供的什么仙,谁也不知道了,也没人去打听听,只知道显佑宫在很多年前,就被拆得无影无踪了;只知道显佑宫原来有一块石刻,石头上有一枝顶好看的梅花,梅花梢头有一个弯弯的月牙儿,叫做梅梢月。有的说,那不是人在石头上刻的,是光光平平的玉石上长出来的天然花纹。不管怎么说吧,这块有梅梢月的石头,也早就随着拆庙的工程被扔进瓦砾堆里了。留下的只有人们还流传的一段关于梅梢月的有趣传说。
    传说有这么一位爱画梅花的姑娘,画的梅花太多了,谁见她画的梅花谁爱,谁见她画的梅花谁夸,就这样,大家就都称她是梅花姑娘。
    有一天,她心里想:如果画一枝好看的梅花,梅花梢儿上,再画一个弯弯的月牙儿,那该有多么好看啊!可是,她瞧了许多古人,有名望的画家画的有月亮的梅花图,都是梅花后面,有一个大圆月亮。梅花姑娘不喜欢这种画,她自己画了一张梅梢上有个月牙的画,她挺爱这张画。请别人看看吧,但是看见这张画的人却都是皱着眉头,叹息着说:“唉!梅花姑娘怎么画出这样的画儿啊:这跟古人的画儿不一样!跟有名望人的画儿也不一样!”还有的人说“梅花姑娘要照这样画下去,恐怕就没人爱她的画儿了。”真的,打这儿起,梅花姑娘的画儿,再也没人夸,再也没人爱了,再也没人提她名字。可是,梅花姑娘还是爱她这张梅梢月!她把这张梅梢月挂在墙上,左瞧瞧是好,右瞧瞧是爱,她觉得她的新画法是对的。

    日子久了,梅花姑娘也烦闷起来,自言自语道:究竟我这画梅梢月的法子,好不好?对不对啊?她一直想不出道理。有这么一天,她忽然想出一个法子,高高兴兴地去和爸爸、妈妈说:“爸爸,妈妈,我画的这张梅梢月,不是没人爱吗?那也许是他们不懂!也许是我画得不好!我要走遍天下,看看有没有画梅梢带月牙儿的画!”她妈妈一听就急了,说:“那怎么能成啊!一个姑娘家.哪能出门到处走啊?”““姑娘说了一遍又一遍,最后没办法,她爸爸说:“那你就去吧。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书生模样,像个游学秀才似的去到各处瞧瞧也好。”梅花姑娘真的背起了小书箱,像个游学秀才,离开了父母,到处找梅梢月去了。

[NextPage]

    梅花姑娘走了一处又一处,过了一村又一村,她也碰到过画梅花的,她也碰到过画梅花旁有月亮的,可都是梅花树后头有一个大圆月亮,她更烦闷了。她又到生长梅花的地方去看看,她走到山坳里看,她走到水边上瞧,她总觉得那树后头有个大圆月亮,是不好看的,为什么呢?却也说不出道理。这一天,她往北走,路上,听见两个人说话,一个人说:“梅梢儿上画月牙儿,是很好看的,可惜没人懂。”一个人说:“哪天我有功夫,也到北京瞧瞧去。”梅花姑娘听愣了,等说话的两个行路人走远了,她才明白过来,后悔没有打听这张画在北京什么地方。走吧,她在北京走下去了,不过心里很高兴,走得也就快,不远就到了北京城。她进了北京城,心里可犯上嘀咕了:这么大的北京城,叫我哪里找这一张画儿啊?她走过了长街,绕过了短巷,到处找吧。走来走去,这一天,走到了北城一座大庙前面,她看见庙墙上砌着一块白玉石,她不瞧这白玉石还好,一瞧见这白玉石,连一步也走不动了。原来,这白玉石上正是一幅梅花梢儿卜挂着弯弯月牙儿的梅梢月图,还正和她画的梅梢月一模一样,这怎么回事啊?梅花姑娘不知道,她看了又看,越看越爱,正好这时候,打东边来了一位白胡子老头儿,梅花姑娘赶紧向前请问这位老头儿,说:“请问老伯伯,这么好的梅梢月,是什么人画的呀?”老头儿打量了一下梅花姑娘,说:“学生,你问这梅梢月呀?是这——”说着用手一指庙门上匾额,“显佑宫里的傻道士画的”。梅花姑娘这时候才瞧见庙的匾额是“灵明显佑宫”五个金字。她赶紧问:“老伯伯,能画这么好的画,怎么会是傻道士呀?”“他怎么不傻?他打十几岁就爱画梅花,画了几年,画出来这么一幅梅梢月,谁瞧见谁都说不好,可是那道士偏说好,偏说比梅花树后头有大圆月亮的好。”梅花姑娘一听,心里想:这不是跟我一样吗!就赶紧又问老头儿,说:“这就算傻吗?”“怎么不傻?傻道士画了这幅梅梢月以后,他就呆呆地等着夸这幅画的人,打20岁等到30岁,没人夸他;打30岁等到40岁,还是没人夸他,他急了,就把这幅画刻到石头上,砌在庙门外头,等人夸这幅画。等了一年又一年,等了十年又十年,一直等到这个傻家伙80岁,还是没人夸这幅画。傻道士等急了”,梅花姑娘听人了神,当她听说傻道士等急了,她也急了,连忙问:“傻道士等急了,以后怎么样啊?’,老头儿乐了,说:“学生你别忙啊!傻道士打20岁等到80岁,等了60年,也没人夸他这梅梢月一句好,他有不急的?傻道士这么一急,就急死了,到现在还没有一年呢。”梅花姑娘想起了自己的心事,又可怜傻道士这个傻劲儿,不由得一跺脚,说:“咳!可怜这位道爷,可惜这么好的梅梢月没人懂!”白胡子老头儿哈哈大笑了一阵,上下又打量了梅花姑娘一下慢条斯理地说:“学生,我瞧你也会画画儿吧!傻道士画的梅梢月是不坏,可是,梅梢上画个月牙儿,算什么奇怪?梅花有这样长的、那样长的,月牙儿也有刚升起来的,快落下去的,样儿多了,他不会多画几样儿吗?老守着——”老头儿一指石头上的梅梢月说:“月牙儿在梅梢顶上头的这一样儿,等人夸他,他是傻,还是聪明啊?”老头儿笑着就走了。梅花姑娘听了白胡子老头儿的话,仿佛懂得了些什么似的,再看了看这个石头上的梅梢月一眼,就回家继续去画画儿了。
    而显佑宫的这个石刻梅梢月,也就流传下来这么一个传说。